阿金_gin ging

【特傳】初戀的滋味就像曼陀珠和汽水的組合

特傳同人 冰樣但可能漾冰(?

超級腦洞ooc出沒中

其實漾漾的二貨成分在我心目中實在是大的突破天際......

所以我真的覺得這種事是有可能發生的xdd

 

 

 

初戀的滋味就像曼陀珠和汽水的組合  上

 

鼻腔充斥著滿滿帶有陽光溫暖柔和味道的空氣,不禁深吸一口氣,放任胸中悶氣吐出。

身上開始感覺到懶洋洋的氣息,覺得要我一輩子都像個鴕鳥似的埋在棉被和枕頭裡我都願意。但口袋裡開始瘋狂震動的手機還是把我從這樣的幻覺中拉到現實。

我現在真心不想面對這個「我就是天生腦殘沒藥醫」的事實啊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我現在臉一定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因為只要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臉上的熱度就不自覺升高,連帶整個耳朵也無法避免。現在真想鑽到地心去定居永遠深活在哪裡嗚嗚嗚嗚!

 

 

最近的日子回歸平靜,彷彿之前的所有種種都只是曇花一現,不過是迷亂了我的眼。但卻又能從一些枝微末節發現不過是時間的流動促使一切安靜的潛伏在水面下,而歲月會讓他慢慢的復原,讓大家忘卻傷痛卻不遺忘這事件的教訓。

但是,在這種充滿療癒氣息的氛圍之下,我卻必須偷偷摸摸的像小偷一樣打開房門,探頭撇了一眼對面的華麗黑色大門。恩,聽了這麼久的我的腦殘都沒反應,那學長應該是去出任務了。

 

打開門揹起包準備去上課,但經過學長房門的時候內心還是五味雜陳,回想到那天他臉上難得一見的錯愕神色就感到一陣陣的滯悶趕在心中繚繞不去。

這也不能完全怪我吧……任誰接到這樣的直球發言誰都會是這樣的反應好嘛!會嬌羞扭捏回答「我也喜歡你很久了!」的這種不是神經大條就是只存在於少女漫畫中啊!

 

……雖然後來想想我當下直接把手中水杯甩到地上還衝進房間試圖證明自己不是做夢這個舉動好像非常傷人……但我還是有試圖補救啊!

再回房間清醒的這段期間當然有在內心好好的思考我對學長……到底只是普通崇拜或是其他更強烈的感情存在,電腦螢幕上估狗出來的結果都指向我當面衰水杯的舉動實在非常不恰當,甚至更甚說我應該當下立刻脫了撲倒他。

 

靠難道是這學校待久連神邏輯都會傳染給筆電嗎?

 

但我還是很孬的需要偷看他回來沒……走在路上內心感到一陣無力,那我到底要怎麼跟學長說不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而是落花有意流水無腦啊……

 

「漾漾,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喵喵擔心的從旁邊探頭,旁邊的千冬歲推了眼鏡說

「搞不好又是那群不長腦笨蛋又來找漾漾麻煩,但你就直接打死就好,反正能復活。」

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五色雞頭用力地拍了我的肩膀,感覺快被他卸了……「本大爺的僕人遇到麻煩直接根本大爺說聲就好了嘛~小弟找上大哥大哥哪有不罩的道理呢!」

 

「哼!不良少年果然就只會做這種沒意義的事。」千冬歲一臉鄙視看他

 

「意義是三小?拎盃只聽過義氣,沒聽過意義啦!」他最近一定看了艋舺 ,難怪開始研究三秒膠。

「你現在是討打是嗎眼鏡仔!」我連忙按住五色雞頭的肩說「沒有沒有!來騷擾的我都有讓他們乖乖回去啦!」他把爪子收回,我再接再厲「再說了如果老大這麼輕易出馬就不是老大了,你看蚊子他們在學校打架geta大仔也不會這麼輕易出面啊!」

他摸著臉似乎覺得很有道理,半晌高興的叫道「既然漾~都這麼說了那我只好不幫你了,但如果有事還是可以找我的,照顧僕人是我應該做的事嘛!」說完就跑去其他地方溜搭了不見蹤影。

 

我坐回座位上,小小嘆了一口氣。但內心的煩躁感因為他們的擔心減輕了不少,突然覺得世界還是有溫暖的。「沒有啦不是被找麻煩。」我頓了頓,思索著要怎麼開口「恩……千冬歲」他疑惑的看向我「夏碎學長還在跟學長一起出任務嗎?」

只要說到夏歲學長千冬歲就拿出了他的小本子出來回答我「還沒,但估計下午我哥會先回來,後續的會交予冰炎學長進行處理」他闔上本子「不知道公會再發甚麼瘋,明明哥的傷都沒完全好就又讓他出任務,不知道是會影響到傷口嗎?我準備的藥材都被擱置了……」

哇嗚……光是聽就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怨念迎面而來「對了,漾漾你問這個做捨麼?」

「沒、沒捨麼啦……只是有事想找學長而已,但他一直都沒回來。」我撓撓臉,繼續道「如果千冬歲不知道就算了,沒關係的。」

「我記得他們出的任務為配合哥跟冰炎學長的關係是有彈性可調整時間的那種,畢竟都要定期去醫療班複診。」千冬歲說,畢竟他們兩個傷患只是為了頂替大戰後出現的袍缺而出任務的

「對呀!喵喵之前也有看到喔」喵喵蹦到我面前說「而且紀錄上他們該做的檢查一次都沒落下喔!」所以說其實學長雖然有任務但還是可以回來的嗎?

「我記得兩天前學長才去醫療班報到而已喔。漾漾不知道嗎?」我還真的不知道,所以在那天之後他還是有回來,那我怎麼沒有遇見他?

 

突然浮上心頭的設想讓我整顆心沉了下去。意識到學長可能在躲我的這個事實感覺好差,但是會這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畢竟我給的反應這麼傷人……換作是我也可能會為了避免尷尬而繞道走啊、哈哈……

 

「漾漾是不是跟學長吵架了?」喵喵擔心的臉出現在我眼前,說「還是其中有甚麼誤會,如果是的話還是說開比較好喔?」推推眼鏡「對啊,你也可以把前因後果說出來讓我們幫你參謀參謀喔。」這就不用了謝謝喔。我早就看到你伸手拿本子要記錄的行為了死心吧。

「也不能算是吵架啦……只能說是、可能我們有點誤會、吧?」我吞吞吐吐地說,因為我覺得如果說學長前幾天把一記超強力直球丟給我這件事應該沒人相信吧,搞不好還會被那些永遠不累的好事者說我癞蛤蟆想吃天鵝肉,然後要我滾出校園。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且心裡一直覺得很不安,會演變成現在這樣完全是因為自己本身在耍蠢,沉甸甸的心塞感堆積在胸口,毀了自己的初戀這種事還是因為被『他這麼優秀的人怎麼可能看上我呢』這類自卑的觀點給抹滅的,光是想想就覺得自己有夠魯的。

「漾、漾漾……」喵喵小聲說「對不起,喵喵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想說也沒關係。」

我連忙彎了彎嘴角說「其實也沒甚麼啦只是小事而已。」想想覺得用這種狀態甚麼也做不了,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勁來。我對喵喵他們說「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但我只是有點不舒服而已,等等恐怕不能跟你們去了。」

「不舒服就快回黑館休息吧」萊恩默默浮出。我現在連吐槽的力氣都提不出了。「想約還有下次嘛,身體比較重要。」千冬歲說,我點點頭感謝他們諒解。道別後,抬手甩下傳送陣回到黑館。

【全职】关于刘皓黑点及简单辨析定位


大象走路三条腿:

青阳淼:



霜序||雨落南城:



紅塵舊酒:

  



   


忍不住转载这篇,因为分析的客观公道,第一遍看全职大多人都会对刘皓没有任何好印象,再看的时候会发现有很多地方也非常值得人同情,看到他被战队都去雷霆做交换的那段也是乱飙泪了一把。
只有真正努力过的人,才会嫉妒生而有天赋的人。

   

   

   

   

雁锦卿:

   

   

   



    

    

    


前两天随手开了个活动,就是TAG里的那个“【全职】我为什么喜欢他”,昨天(8.4)刷活动时骤然发现很多姑娘在挺集中的刷喜欢刘皓,出于好奇就去刘皓TAG围观了一下,大致发现了始末,简单说就是这角色又被黑了……

怎么说呢,因为虫爹角色塑造的关系,刘皓应该是被黑的最频繁的那一类,我本身也不粉这个角色,但是去TAG转了一圈之后挺喜欢刘皓粉的处事方式的。发现一个黑贴就用数倍的粉贴去刷正能量,我觉得要是粉丝都这么理智世界早就清净了……粉丝行为偶像买单这句话在粉丝圈流传的挺广,我自己也觉得是这样。因为粉丝而黑上角色的有,且不少,而因为粉丝而对角色刷高好感度的也有,比如我。今天这篇摸鱼算是对刘皓粉的支持声援,姑娘们都棒棒哒。

对全职任何角色都没有恶意,纯粹分析,不吹不黑,不算洗白,只是想把跟风附议的那些标签摘掉,定位一下自己理解的刘皓。


==============================

无可否认,刘皓的性格中有种种缺点。他追逐权力不择手段,心比天高不甘人下,是个很自我中心的人,也算得上是执迷不悟不知悔改的典范。在全职所塑造的各种神一样角色的光芒下,刘皓是个将自身所有缺点暴露殆尽的普通人。这样一个人,不喜欢很正常,但其实他真的也没各种人云亦云说的那么坏,他不是小天使,但他活的很真实。

刘皓的最大的黑点应该就是离散战队人心将叶修逼离嘉世,对于这点,只能说这个评价太高估刘皓了。叶修在第八赛季中途离开嘉世,而刘皓在第八赛季结束后就被战队打包交换去了雷霆,他在嘉世当了好几年的副队长,最后离开时甚至没有走战队正门的资格。我不知道在看到肖时钦被嘉世上下众星捧月迎进俱乐部而保安一脸嫌弃的把刘皓赶出偏门时有多少姑娘拍着大腿感叹罪有应得报应不爽,但回顾一下叶修离开嘉世后刘皓这半个赛季的表现,最开始他在和叶修抢刷副本记录时不太冷静,导致后来和蓝雨的比赛中大输一场,这让他迅速清醒过来,而后就放下了和叶修的一时争胜全力准备比赛,最后嘉世惨遭淘汰,每个人都有失误之处,而最大的问题在于孙翔和整个团队的格格不入。不说刘皓做出多少努力,但不功不过总算得上吧,然后呢?即使他这半个赛季表现尚可,战队依然在第一时间把他交换去了雷霆。

其实早在抛弃叶修之前嘉世就抛弃了刘皓,嘉世找到的叶修替代品是孙翔加上肖时钦,早在嘉世这个想法诞生的时候,刘皓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说什么他逼走叶修,他只不过是在俱乐部的默许纵容与有意引导之下,当了回便宜炮灰而已。

虫爹在最开始刘皓出场的时候借黄少天之口提到叶修退役原因是和队友不和,刘皓首当其冲背了这个挑拨离间的黑锅,但看到后面我们其实都明白,这不过是个现象,而嘉世容不下叶修的真正原因,是叶修的拒绝商业化。我们设身处地的想想,嘉世的老板陶轩和叶修两人当年关系甚笃,联手建立了嘉世,一起见证了嘉世王朝,一个有老板罩着的队长谁能撼动?就像被韩文清看一眼就自觉去外面接电话的霸图老板,当年陶轩和叶修也曾志同道合过。而后陶轩被巨大的商业利益占满心神,而叶修依然只是单纯的坚守着他的胜利和荣耀,两个朋友各走各路渐行渐远,嘉世不可调和的矛盾至此产生。

刘皓在第五赛季加入,原著中有写他当年也曾为此庆幸过激动过,后来发现自己再努力在嘉世也没有光芒,前面永远有叶修和苏沐橙挡着时才渐渐心生怨怼。这种怨怼只有刘皓产生?不是的,孙翔产生过,后来他被洗白了,于锋产生过,后来他干脆去了百花。刘皓差一句虫爹给的解释,在此不评价这种心理的对错,只想说句不过是人之常情。而嘉世在第七赛季的时候就没有进季后赛,一个新人两年半时间能把一支豪门强队搅到这么天翻地覆?不可能,是嘉世这个团队本身就有问题。

除了前面提到的陶轩叶修不和,队员实力也算是其中一点。刘皓三人夜去网吧的时候叶修将三人挨个批评了一遍,指出比赛中的种种失误。我们能不能这么想,其实在荣耀教科书的面前,每个人都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嘉世队员有,难道兴欣队员就没有?为什么叶修对前者都是批评后者多是鼓励,因为两者标准不一样,兴欣草根队是成长,而嘉世豪门要的是极致。

嘉世队员对叶修不满的绝非刘皓一个人,他们的不平衡在于,听叶修的批评听了好几年,却没看到实际的收效,他们没有再得过冠军。

队伍的心已经散了。

刘皓有他自己的傲气与抱负,产生逆反与厌烦心理再正常不过。叶修被孤立从始至终都是是陶轩和嘉世的授意与引导,他出不上大力,他只是对此喜闻乐见推波助澜,然后直接跟叶修表达了出来。

他还是太年轻。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的这份不怎么阳光的心思,我愿意宽容以待。

陶轩最后被一张沐雨橙风洗白的时候,刘皓被他的嘉世抛弃到了雷霆。

他在雷霆这一年,不管是存了多少为自己谋个更好出路的心思,至少对雷霆的比赛真的是尽心尽力了。结果呢?雷霆的队员每天都在怀念着他们的前队长肖时钦,刘皓的努力,雷霆哪有人看在眼里?

说实话我男神是肖时钦,我是雷霆脑残粉,我是肖戴不拆党。我喜欢那个也许不够有天分但全心信任着肖时钦的雷霆,我喜欢它对着肖时钦说欢迎回家的那份包容。雷霆一直都是肖时钦的家,不管他是否还在,而雷霆也从来不是刘皓的家,不管他努不努力。

这种反差对刘皓并不公平。怎么努力都得不到认可的感觉,真的很让人绝望。

后来刘皓去了呼啸,当选了全明星,恰好占着原先方锐在呼啸的位置,也占着方锐在全明星里的排名。这又是一大黑点吧好像,但是呼啸的战术风格问题是唐昊赵禹哲和方锐的冲突问题,呼啸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放弃方锐,这不是刘皓决定的事情,至于全明星的位置,我只想说,这是他出道五年之后,当了两个战队的副队长,一个战队的队长,辗转了三个战队,第一次入选全明星。

职业选手有多少个五年。

他也不容易。

在未来的日子里,他可能会一直在呼啸留下去,也可能继续开始漂泊。他可能要不了一两年就要退役,或许在职业生涯里跌跌撞撞的走了好多年,依然拿不到一个冠军。

所有选择荣耀的职业选手,都是选择了一条与常人完全不同的道路。他们是竞技体育运动员,但比寻常运动员面临更多的非议。他们的职业生涯短暂,退役后面临艰难严峻的就业问题。许多许多光芒下掩盖的残酷现实我们看不见,在另一个世界他们都会经历。

同为职业选手,谁不心怀荣耀。

刘皓这个人,再怎么辨析,再怎么公正定位,有不少地方就是让人不爽,无可争议,无需洗白。喜欢他的人还是小众,该讨厌他的人接着讨厌。

我写这篇辨析也不想安利什么,只是希望各位姑娘喜欢谁就专心喜欢,不要去浪费时间在反感的角色身上,不值得。

大家都是全职粉,没必要分做两家人。

——END——